Lovella

ARASHI|
Kinki kids|
Wanna One|
宫脇咲良|崔艺娜|

【KT】醉酒

ooc ooc ooc

现实中糟心事太多了……写篇kkl恢复一下心情

不晓得有没有后续 大概是会有的

希望大家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以及没有逻辑的剧情

有一点点kochan手动嘿嘿嘿的 实在是不会写(哭)

————————————————————————————

       堂本光一收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长濑打游戏,耳机中传来的游戏音效和口中苦里带甜的啤酒暗示着这个单身男人寂寞的夜晚,寂寞到让他没有反应到电话的声响。节奏感十足的铃声顿时填满整个房间,pan酱被从睡梦中吵醒,努力走到爸爸的身边,拱了拱那个窝在屏幕前的身体,随即又睡在爸爸的屁股旁。

       光一没看手机屏幕就接起了电话,按在扩音键上,手中依然没有停止游戏操作。

       “喂,我是堂本光一,哪位?”

       “Kochan……”黏黏糊糊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即使电波传送将声音略微改变,光一也知道电话对面是自己二十多年的搭档。

       “咳……嗯?”光一抬头看了看表,现在是凌晨三点,早就到了奈良王子睡觉的时间了,“Tsuyoshi,这么晚有事?”

       刚似乎不想回答光一的问题,在嘈杂的背景音中发出的声音除了笑声就是“kochan”,黏糊糊的,牢牢粘在光一心里。

       “咳……”光一清了清嗓子,“tsuyoshi,你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边换了个人:“光一吗?刚喝醉了,我们不知道他的住址……”

       光一按了按眉头,将游戏暂停,边换着衣服边让对方把他们的地址发到手机上,拿着钥匙急匆匆出了家门。pan酱被关门的声音吵醒,翻了个身子,睡在光一刚刚坐过的垫子上。屏幕暗淡的光照在pan酱的身上,如果凑近看过去,光一和长濑的对话框里只剩下满屏的问号。

       深夜寂静得很,零零散散几个人走在街上,似乎都是喝醉的模样。为了把开车的声音降到最低,光一打消了开法拉利的念头,开了一辆不算显眼的车朝目的地赶去。

 

       居酒屋里人不算多,光一一眼就看到了一脸傻笑的刚,旁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人似乎是和刚一起开演唱会的成员,光一听刚提起过,但因走得匆忙带错眼镜,光一也只能看得几分真切。

       光一径直走向将要喝酒的刚,夺下他的酒杯,冲着桌上几人打了个招呼,扶着刚准备离开。刚看到光一夺了酒杯,笑着趴在光一身上,两手紧紧捏住光一的脸颊,向外拉扯,边扯边笑,眼睛眯成一条细缝。脸被拉扯中的光一连吐字都不清楚,含糊地说了一声告辞就赶紧带着刚离开,身后传来的是酒桌上继续的碰杯声和说话声。

       将刚塞进副驾驶位,替他系好安全带后,光一把后座上的抱枕硬塞进刚的怀里,发动汽车慢慢地驶向刚的家。街上灯光明亮,星辰埋没在云中,远远能看到钩一般的月亮挂在天上。路灯一个接一个扫过刚的脸,橙黄色的灯光显得刚更加温柔——如果忽略车里酒的味道以及些许酸味。

       居酒屋离刚的家不算远,刚直直地盯着窗外,看着光一从驾驶位走过来拉开车门,将刚轻轻托住朝着公寓走去。从进了电梯到打开家门,刚一直靠在背后的墙上,看着光一熟练地操作电梯,却又手忙脚乱地在自己身上搜寻钥匙,眼里的笑意越来越大。

       经过这一折腾,刚的酒意已经醒了几分,按开家里的灯,看着在门口犹豫走还是留的光一,说:“koichi,进来坐坐再走?”

       光一顿了一下,点点头,脱下鞋进了房间。刚的家摆设不少,但是排列的很整齐,桌上摆放的插花更是令人惊叹,不得不说,刚的家的确比光一的更具有生活气息。光一板板整整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摸着刚才刚递过来的玻璃杯,才想起那个被自己忘记的大亲友。打开手机后果然看到十几条未读消息,最后一条停留在十分钟前,光一看着那一排排的省略号没忍住笑了出来,眼角的褶子加深不少,随手给长濑回了个“晚安”后继续摩挲着玻璃杯,打量着刚的家。

       一杯水下肚,光一准备跟刚打个招呼离开,却听到浴室传来的叫声。光一沿着声音急匆匆赶过去,刚跌倒在地上,揉着摔疼的屁股,有些尴尬地看着光一,笑了两声。光一上前把人扶起来,简单说了两句便向刚告了别,急匆匆地走了。刚有些奇怪地看着匆匆离去的身影,却因疼痛忘记思考光一奇怪的原因。

 

       光一急匆匆回到车上,驾车飞一般往家赶。因为没有开窗,车里还残留着浓浓的酒味。为了平复有些亢奋的情绪,光一深吸几口气,却意外嗅到空气中属于刚的清香,这点特殊的气味又把光一带回刚的家。

       刚因为摔疼了而有些湿润的眼睛,紧皱的眉头,酒意未完全褪去而带来微红的脸颊,以及那只揉着屁股的手……那股熟悉的热流又回来了。光一将车开到车库,一把抱住方才塞给刚的抱枕,把手放进外裤。

       那东西又热又硬,光一有些冰冷的手伸进去,温差让他轻叹一声。这种事情已经做过很多遍,对一个39岁的成年男性来说,控制情欲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一件事。特别对于光一来说,一天的生活被工作和排练占去大多时间,剩下的空余便被游戏和pan酱填满,几乎没有留给他处理情欲的时间。

       封闭的空间伴着手臂的运动快速升温,酒味和清香在交替呼吸中被狠狠融入肌肤下的每一个细胞,似醉非醉,最终伴着浊液而出,伴着吐气飘出车窗,化为空气。

 

       光一抽一张纸把手擦净,将头深深埋入抱枕,身体还有丝丝颤抖。


       “tsuyoshi……”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