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la

ARASHI|
Kinki kids|
Wanna One|
宫脇咲良|崔艺娜|

【巍澜】梦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一次尝试讲一个故事,请大家多多包涵🙏
一些词都是用的剧版镇魂的说法——
沈老师不用做梦【。】
小学生文笔😭

——————————————————————————
        沈巍做了一个梦。
        那日铁链下,他曾大喊他没有梦,他曾大喊他不需要做梦,可是老天终究赋予他做梦的权利,终究规划好他应尽的义务。
        梦里是一片昏暗,他又回到那石柱下,又回到那铁链下,没有声音,没有光亮。接着有人将他拍醒,是已化形的夜尊,还带着已经昏过去的赵云澜。
        “哥哥……我怕你寂寞,看我带谁来了?”夜尊声音低沉,眼里有笑意但未到心,更多的是讥讽和嘲笑。
         沈巍青筋爆起,脖颈以上红的透彻,拳头攥紧,若是没有那铁链绑着,夜尊早已是一摊血水。
         “夜尊……我说过,我不许你碰他!”沈巍在铁链的禁锢下挣扎,每动一分,就疼一分。可身上再疼,也不及一丝对赵云澜的温情——他是人,是他沈巍他黑袍使放在心尖儿上含在嘴里的人,怎么能受苦受难。
         “哥哥,你觉得你说这话有意义吗?都说黑袍使能力强大,在我看来还不及我三分,你连自己都保不了,就算有再多心思,有什么能力来护着他?”夜尊嘴角往上一钩,五指张开,赵云澜便摔在地上,毫无苏醒痕迹。
        “云澜……云澜!”沈巍想上去抱住他。赵云澜瘦了好多,好不容易被养圆的脸又显出棱角,浑身多处大大小小的擦伤,基本上已经不再流血,但也并未痊愈,经过刚才一摔有几个伤口又流出几滴暗红色的血。
         锁链因沈巍的挣扎发出巨大的声响,一声比一声重。
         “云澜……赵云澜……呜……”大声的叫喊转为低声的轻念,最后几声呜咽被吞进喉咙,那可是他捧在手心的人,怎么能因他受苦。
         “哥哥,你不是最喜欢他,那我放他走,好吗?”夜尊把面具摘下,看着那副和他相差无几的面孔,因着那一头白发倒真有几分善良的影子,只可惜在这黑夜中,哪有什么善良。
         沈巍猛地抬起头,通红的眼睛瞪着夜尊,眼睛里似乎有那么一点光,比阳光还暖的光。
         “可是……哥哥,你应该怎么求我?”
         “你!”沈巍再次握紧拳头,怒气转化为铁链相撞的声音。他底下头,赵云澜躺在地上,尚未苏醒,安静得不像那个活蹦乱跳没心没肺的他。“我……我求你,我求你,放他走……”沈巍把那天生的自尊全抛了扔了不要了,若是这自尊能换来赵云澜的生命,那要这自尊何用?
         夜尊愣了愣,噗嗤一声笑开,说:“好啊,哥哥,我这就送他走。”
         说完,一股黑风将赵云澜卷上空中,然后狠狠抛下。赵云澜从高空突然坠地,一口鲜血就那么喷出来,洒在他身边。猛烈一击把赵云澜从昏睡中唤醒,这一醒,倒不如昏过去来的痛快。
         “没想到,赵处长居然还能醒过来。”夜尊拍了几下手,好似赞美,好似钦佩。
         “咳……沈教授……你这弟弟……”赵云澜刚受重击,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磕磕绊绊说了半句话。赵云澜往衣服里一摸,镇魂枪不知已去何处,现在没有枪的他拿什么来对付这个差点将他摔残废的人?
        “赵处长,既然刚才沈巍求我放你走,我定不会食言,”夜尊继续说着,“只不过,赵处长就要受点苦了。”
         沈巍瞳孔一缩,忽的想明白了什么:“夜尊,你不准动他……我不许你动他!!”
          “别啊,哥哥。”夜尊控制着手中的黑能量,将赵云澜狠狠撞在每个石柱上,鲜血不止,杀戮不尽。最终赵云澜还是先一步投降,眼皮也用不上力气,每当要闭上的时候又尽力睁开,模模糊糊地看着沈巍红了脖颈红了眼眶,看着他指甲进了手心都忘记。
         “赵云澜……我不许你死……我不许你死……!!”沈巍拼命地喊着,到最后口里脑里只剩下赵云澜三个字。

         “赵云澜……赵云澜……”沈巍无意识地念着。
          睡在一旁的赵云澜受不了耳边的低吟,推了沈巍一把,清晨的嗓音沙哑低沉,黏黏糊糊地:“美人……大早晨就叫我名字干嘛?”
         沈巍被赵云澜从噩梦中唤醒,还有些恍惚,猛地抱住身边的温度,碎碎念着:“赵云澜……我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我不许你死!”
         赵云澜被沈巍这一抱彻底清醒了,听清楚沈巍在说什么后哭笑不得:“我说沈教授……一大早你嘀咕什么呢,我不还活的好好的?”
         “云澜……我……”沈巍把头埋在赵云澜肩膀上,“我梦到夜尊在我面前把你杀死……我……”说着,沈巍眼眶又有些泛红。
         “哎呀……我的沈教授,那事儿都那么多年了,你怎么又想起他来了?没事没事,我皮糙肉厚,怎么能死呢,我福还没享够呢。”赵云澜趁机摸了摸沈巍的头,长有薄茧的手滑过沈巍柔软的头发,让赵云澜想起昨晚的混乱。
         “来,宝贝,给爷亲一个(๑ゝω╹๑)”赵云澜捧着沈巍的脸,在唇角留下自己的痕迹。
         “云澜……爱你……”沈巍扣住赵云澜的后脑勺,无数次亲吻着已经红肿的唇。
        “沈教授……小巍……别啊哈哈……今天还要上班……哎……”赵云澜奋力的挣扎,却摆脱不了沈巍的手掌。
         沈巍顿了一下,一声轻叹:“大庆,云澜今天请假。”
         “喵……”大庆心里苦。

——————————
面面:哥哥我想你了:(

评论

热度(26)